策展手记

 张大千与溥儒两位先生是近现代以来活跃于中国画坛的两位名家,1935年于非闇在《北京晨报》公开合称二人为“南张北溥”。

  近代中国画的改良,徐悲鸿先生以借鉴西方绘画,提倡中西合璧影响最大,而张溥两位先生对中国画的改良,完全是从继承我国优秀传统绘画的角度出发,从当时所处的绘画背景来看,清末民初的画家多集中于学习清初以来的“正统画派”,出现了一批陈陈相因的所谓文人画家,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艺术多元化的发展。张大千以取法四僧上溯宋元晋唐,更吸收借鉴敦煌重彩,所作辉煌大气,可称“南人北相”;溥儒则绕开董其昌“崇南抑北”的南北宗论,取法被文人画家所贬斥的南宋院体,且将南宋院体山水的刻露一洗而变为元人的萧散,可称“北人南相”。

  两位先生在画坛的美誉广为流传,但不得不提的还有两位先生的情谊。自古文人多相轻,但在南张北溥的身上却恰恰相反,“柔而能健,峭而能厚,吾仰溥心畬”(张大千语),“滔滔四海风尘日,宇宙难容一大千”(溥心畬语),二人惺惺相惜之情,可见一斑,难能可贵。